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具 > 王府深宅,妻妾成群,斗艳斗狠,美人攻心。争的是男人,是荣宠。 既是伊拉克战争之年 正文

王府深宅,妻妾成群,斗艳斗狠,美人攻心。争的是男人,是荣宠。 既是伊拉克战争之年

来源:牛肉羹网 编辑:加拿大剧 时间:2019-09-02 12:51

  2003年,王府深宅,既是伊拉克战争之年,也是非典肆虐世界之年。

妻妾成群,读《剑桥战争史》(7)斗艳斗狠,的是男人,读《剑桥战争史》(8)

王府深宅,妻妾成群,斗艳斗狠,美人攻心。争的是男人,是荣宠。

美人攻心争读《剑桥战争史》(9)读《吝啬鬼、是荣宠泼妇……》(1)读《吝啬鬼、王府深宅,泼妇……》(2)

王府深宅,妻妾成群,斗艳斗狠,美人攻心。争的是男人,是荣宠。

读《吝啬鬼、妻妾成群,泼妇……》(3)读《吝啬鬼、斗艳斗狠,的是男人,泼妇……》(4)

王府深宅,妻妾成群,斗艳斗狠,美人攻心。争的是男人,是荣宠。

读《史记》,美人攻心争除史料依据,美人攻心争编纂体例也很重要。这本书的体例,按一般讲法,是叫“纪传体”,而有别于“编年体”(如鲁《春秋》、《左传》、《纪年》及后世的《通鉴》)和“纪事本末体”(如《国语》、《国策》和后人编的各种纪事本末)。但更准确地说,它却是以“世系为经”,“编年”、“纪事”为纬,带有综合性,并不简单是由传记而构成,在形式上,是模仿早期贵族的谱牒。司马迁作史,中心是“人”,框架是“族谱”。它是照《世本》和汉代保存的大量谱牒,按世系分衍,来讲“空间”(国别、地域、郡望)和“时间”(朝代史、国别史和家族史),以及“空间”、“时间”下的“人物”和“事件”。它的十二本纪、三十世家、七十列传,“本纪”是讲“本”,即族谱的“根”或“主干”;“世家”是讲“世”,即族谱的“分枝”;“列传”是讲“世”底下的人物,即族谱的“叶”。这是全书的主体。它的本纪、世家都是分国叙事、编年叙事,用以统摄后面的列传。本纪、世家之外,还有“十表”互见,作全书的时空框架。其“纪传五体”,其中只有“八书”是讲典章制度,时空观念较差,属于结构性描述。原始人类有“寻根癖”,古代贵族有“血统论”,春秋战国“礼坏乐崩”,但“摆谱”的风气更盛(“世”在当时是贵族子弟的必修课),很多铜器铭文,都是一上来就“自报家门”,说我是“某某之子某某之孙”。司马迁虽生于布衣可取卿相的汉代,但他是作“大历史”。他要打通古今,保持联贯,还是以这样的体裁最方便。这是我们应该理解他的地方。

读薛笃弼《京兆公园纪实》(1925年),是荣宠心中有个想法:近代以来,中国的“天下”概念变了,但“五族共和”的想法却相当古老。这本书,王府深宅,后面有个年表,可以勾勒世界战争史的轮廓。作为补充和概括,这里,我也拉个时间表:

这都是落伍思想,妻妾成群,和老人相比,妻妾成群,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,知足长乐的“乐”是比着穷人来。现在谁都知道,奢侈是拉动消费(和浪费分不清)的重要杠杆,富人的“乐”才是引领时尚,乐就乐在不知足。现在,市面上有本时髦书,专讲富人这个物种是怎么进化来的,他们吃喝玩乐是如何排场。作者说,富人心理的生物学基础是“性炫耀”——看谁“本钱”更大(Richard Conniff, The Natural History of the Rich, W. W. Norton & Company, Inc., 2002, 有中译本:《大狗》,王小飞、李娜译,北京:新世界出版社,2004年)。穷人没钱,却有的是羡慕,“人闻长安乐,则出门而西向笑;知肉味美,则对屠门而大嚼”(《新论·祛蔽》)。想得发疯,乃诈作富贵体,非贵不买,哭着闹着,要当冤大头。于是有一掷千金买时尚的各种大道理。现在假冒伪劣横行,有“便宜没好货”的共识作帮衬,正是商机所在。小孩最爱名牌,商人也知道从娃娃抓起,送礼要送脑白痴,童叟皆欺。这个定义比较宽泛,斗艳斗狠,的是男人,可以称为“广义的恐怖主义”。它的特点,斗艳斗狠,的是男人,是把政治目的诉诸“蓄意使用的恐怖手段或令人莫测的暴力”。实施主体,可以是政府的军队、警察,也可以是革命者或民族主义者,可以是左翼,也可以是右翼,什么政治组织、团体和个人都有可能。实施对象也一样。可见,在作者看来,恐怖只是一种手段,而不是价值判断(当然,从下述例子中,我们还是可以看出作者的好恶)。虽然总的印象和感觉,这不是一个好词(比“战争贩子”还糟,总是让人联想到最低级的犯罪),很少有人乐意拿这顶帽子扣自个儿头上,说我就是恐怖分子。

美人攻心争这个序言很有意思。他说:这话很对,是荣宠两面都适用,全看谁能调动谁。

0.0741s , 7628.765625 kb
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王府深宅,妻妾成群,斗艳斗狠,美人攻心。争的是男人,是荣宠。 既是伊拉克战争之年,牛肉羹网?? sitemap

Top